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讓我想想從什麼時候講起來 我爸和我媽是自己談戀愛結婚的 (好遠) 我爸在駐地認識的我媽,本來可以轉業,可是因為部隊有規定不能在駐地談戀愛,所以就早早的復原了 所以一開始就我爸爸工作不順心,我媽不好好學習,上完了高中就出來開了家小店 然後就和我爸爸一起做些小生意 因為當過兵,在部隊有些關係,所以生下我之後就住在部隊裡了 爸爸呢,就和那些當兵的做一些生意,開了家軍用商品店 也就倒賣一些部隊裡的東西 後來賺了一些錢,那些當兵的看到了眼紅 一部分想把生意做大 於是買軍用衣服變成了買一些廢舊軍火 子彈,手雷,當然賣這個不等同於販賣軍火 後來賣汽油,賣部隊的一些文史館的東西 算是文物 樹大招風,雖然有領導撐腰 但是被軍區的人知道了,然後就找我爸爸的麻煩,一度鬧到了法院,不過因為牽涉的比較多,後來我爸爸也跑出去躲le 也就沒在深入追究,罰了幾萬塊錢,那時候很多了,也基本上讓我們家底空了 部隊也不能住了 那時我們在我媽的老家寧夏,在姥姥家住了一段時間,實在很麻煩,我的幾個舅舅也不願意,和我媽的矛盾很大 所以就回了我爸爸的老家陝西, 回去之後,住在我奶奶家,婆媳關係難處理啊,我媽也是那種口直心快的人 所以關係特僵持 我們那時候住的是二層平樓,我媽媽後來想要女兒,就偷偷的生下來我妹妹 然後我奶奶竟然把計劃生育的人叫過來,幸虧別人提前通知我們,我和我妹,我媽提前走了, 因為沒抓住人,我們住的房子也被查了 看來陝西也是呆不下去了 (我爸爸不再家,出去混了) 無奈之下,只能有投奔我姥姥家 這期間我們還找過我爸爸 找爸爸的途中,我在飯館吃飯的時候被人用刀不小心差點割到了眼睛 至今眼皮上還有一塊疤 沒地方住,住在一家人的棚子裡,那時候妹妹出生不久,天氣又冷,我妹妹也得了重病,現在眼睛稍微一刺激就會很疼,很紅 然後看病打針傷到了大腿,現在稍微有一點點瘸,當然不仔細觀察是看不出來的 沒找dao我爸爸之後,我們就回到了姥姥家, 我大概五歲的時候,我爸爸回來了,借了點錢,租了自己的房子,一家人算是團聚到了一起 我也差不多要上學了 我爸回來後,一兒一女 也把心收下了 他在部隊當過炊事員,就開了一家飯館 主要賣麻辣湯,水餃,面之類的 我媽媽也經營了一家菜點,生意不錯 我爸爸那家店的生意不行 男人做這種買賣賺不了什麼錢,尤其他花錢還大手大腳 後來轉讓了, 他要去收廢品, 我把其實是一個很有頭腦,很有魄力的人, 就從一個收廢品的人,早我小學畢業的時候,給我們家買了房子,把我媽的店舖裝修了,還給我存了上學的錢 我最最懷念的就是這個階段,那時候一家人真的很幸福 可是好景不長 部隊的那檔子之情還是陰魂不散 老是有人糾纏 後來就和部隊上的有些人走得很近 把我爸爸叫去賭博 我和我媽媽都不知道 有一段時間我爸爸是贏的,後來知道這是人家設的圈套,就這樣一步一步陷得很深,他的廠子也倒閉了,我媽媽的店也開不下去了 那個時候我們家裡天天是要帳的 我爸爸和我媽媽的關係下降的厲害,經常吵架,甚至動手 家裡一下子便的亂七八糟,沒有了樣子 沒有心思經營,家裡的境況就每況愈下,日子還要過啊,我和妹妹又長大了,我媽也不能為了我爸爸的事情把我們倆拋下 我媽打工賺錢,供我們兩讀書生活 我爸爸也是三天兩頭的出出進進,躲避債務 這樣的日子過了很久 就從這以後,我爸爸也就沒有過過什麼正常的日子,過年的時候也不能回來 憑我媽的一人之力,勉強讓我三人的生活可以進行下去 我爸爸東奔西跑,其實也在找一些機會,看能不能翻起身來 後來我叔叔,我爸爸的弟弟。在陝西榆林開礦賺了一些錢 也知道我們家的窘境 就把我爸爸帶了過去 過了一年,我爸適應了,把我媽媽就過去幫忙,奮鬥到我初中畢業,情況有所好轉 其實在開礦的時候也發生了很多事情,這裡也不多講了 總之賺了錢,債務還的差不多了 我媽媽也就回來了,繼續做他的老本行 我爸爸在那裡留了一段時間,後來也沒什麼發展,就回來了。 回來之後和一個老闆合資,在我們市的一個縣也承包了一個礦山,但是因為礦山被開採過,這個生意賠了,也無大礙,前前後後賠了五六萬,能接受 只不過對我爸爸影響很大,人生起起伏伏,人變得極堅強,又脆弱 他對錢看得很開,這也導致他花錢大手大腳,而且是喜歡花別人的錢, 自己沒錢麼 從這以後,他也不做什麼正經的生意了,就出去找投資,實際就是先弄錢,項目都沒有。之前成功了幾次,弄了些錢,還買了車,這一切我媽媽是心驚膽戰,一再勸她不要做了 這樣的生意總是不長久的,報應來得很早,他反而被人家套住了 這次損失巨大 剛贖人就花了15萬 他落在蘭州黑幫的手裡 再填補那些窟窿, 這樣算是從結婚,到現在,家裡的一切努力全部變成了煙雲 就差賣房子了,空空如也 我上大學的這四年,我都不知道我媽是怎麼供我出來的 這幾年少說也花了七八萬 一個女人家,不只我,我妹妹也在讀書,一家人還要生活,我爸沒錢的時候還要問我媽要 有時候我在問自己,我到底恨不恨爸爸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,因為爸爸,我媽過著怎麼樣的生活,可是,爸爸做的這些,是為了家,為了誰 噩夢還沒有停止,就在我上大學這幾年裡,我爸爸也不老老實實賺錢,也不能在家住,跑來跑去借下了很多錢 親戚的,我媽媽朋友的 鄰居的,小賣鋪的 債台高築 前不久,我爸急用兩千塊錢,還是問我要的,我的錢是誰的。那是我媽的血汗啊。過來這麼長的時間,他也沒給我打過錢,我現在也緊張啊 親戚的錢真的不好借,來要錢的時候真的那個臉色,還來賴著不走 我一直在下決心,就是要讓我們的後半輩子一定要幸福 可是我知道,就是我在努力,也不會讓他很幸福,因為她不僅需要有個好兒子,還需要有個好老半能陪伴餘生, 可是,這一切好像不現實 不過,我能做的一定要做到,做不到的,我也只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,用來彌補其他的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