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有鄉村的地方,就一定有詩人的眼睛;有詩人的地方,就一定有鄉村的靈魂。 白雲散盡,黎明睜開朦朧的雙眼,你會看見炊煙的腰肢纖細,淡藍色的香味滲透進楊樹的皮膚,那些歡快的歌兒便吟唱在林間。布谷鳥叫了,黃鸝和喜鵲嘰嘰喳喳。有誰把目光定格在梧桐樹的枝丫間,一隻蟬響亮地說出村莊的往事。 蜿蜒的鄉村公路,清冷,悠遠,略帶綿長。曲曲折折的相思,帶走鄉民們的希冀,帶走牧羊姑娘的春天,帶走村裡少年鐮刀的歌聲。 村口小河的流水潺潺,幾尾鯽魚躍出夏天的歡樂。桑椹紅了,咬出高粱的秋天。一樹梨花落盡,那幾個灰綠的果實,生硬略帶甘甜,這就是生命的滋味。騎在水牛背上的牧童出發了,他的竹笛短且精巧,一曲笛音繞樑,許許多多的蝴蝶串成五彩繽紛的圓,遠遠望去,我們的土地彷彿戴上了花環。 一個季節老去了,又一個季節新生。一個村莊緊連一個村莊,一個生命扣住另一個生命。 花好。月圓。五穀豐登。 村頭,最美的那棵棗樹,在異鄉,在夢中,被我撫摸了多少次,直到流出血,開出花,結出果。夢也就醒了。